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新加坡眼 > 仪器被人强行关掉?25年前新加坡一客机垂直坠毁

仪器被人强行关掉?25年前新加坡一客机垂直坠毁

MU5735坠机事件最新进展

 

昨日(3月21日),突发!昆明飞广州东航客机广西垂直坠毁,132人生死未卜...中国东航MU5735坠机事件引发全球关注。

 

截至目前为止(3月22日截稿前),搜救人员发现了失事飞机的部分残骸碎片,烧坏的身份证件和钱包等等物品,相信这些都来自机上人员,但尚未发现幸存者,飞机的黑匣子也一直没有找到。

 

 

(图源:微博)
 

关于飞机为何坠机,目前原因未明,但根据飞行数据显示,飞机曾突然从巡航高度下降,同时飞行速度从约每小时845公里开始垂直坠落。
 

“这是一个奇怪的形象,”航空安全顾问和前 737 飞行员约翰考克斯说。“很难让飞机做到这一点。”(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

 

不过,客机高速垂直坠落,也曾在新加坡发生过。

 

25年前,在那架飞机上,相信有人利用身体掩蔽,拔掉身后的座舱录音器电源。最后几秒的录音显示机长正准备离开驾驶舱。两分钟后,飞行记录器的电源也被人拔掉了。再两分钟后,飞机垂直坠毁在印尼的穆西河里。由于飞行记录器已失效了,飞机坠落时的情况完全没有记录下来。飞机上104人无一生还。

1997年12月19日,正值圣诞佳节前夕,喜庆气氛洋溢狮城,在国外的新加坡人都纷纷赶回家过圣诞。下午1623时,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胜安航空的一架编号MI185的波音737型客机载了97名乘客和7个机组人员,顺利地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机场起飞,预定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在傍晚1805时,就能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降陆。

 (图源:NSTB报告。登机时机长的广播,十分正常,没有任何异常指出。)

始料未及的是,MI185却永远也无法见到在岛国准备挥着手欢迎他们回来的亲人朋友了。MI185机上104人中,46个是新加坡人,23个是印尼人,10个马来西亚人,5个美国人、5个法国人、4个德国人、3个英国人、两个日本人,还有波斯尼亚、奥地利、澳洲、印度、台湾和新西兰各一人。机长朱卫民是41岁的新加坡人,曾是空军部队精英“黑骑士”特技飞行表演中队的成员,在胜安已服务了五年,拥有约6,900小时的飞行记录。副机长是23岁的新西兰人。

12月19日下午1713时,飞机接近新加坡航空交通控制范围,飞行高度为31,000尺;机长朱卫民与雅加达航空交通指挥中心联络,要求把飞机交由新加坡方面控制。然而,新加坡方面却永远接不上MI185了。

1730时,MI185突然从雷达屏幕上消失。印尼方面在这之前没有接获任何求救信号。1745时,新加坡民航局突然接到印尼方面的通知,MI185客机失联;同时,印尼方面也立即派出拯救队伍。
 

1805时,就在MI185原定降陆时间,民航局在抵境大厦打起指示牌,让接机的亲属与胜安航空公司查询。1900时,新加坡民航局在樟宜机场第二终端大厦底层设立危机处理中心,并开始处理媒体和亲属的询问。

然而,民航局和胜安因为尚未得到印尼方面的证实,至此仍未宣布坠机的消息;反而是国际有线媒体和印尼当地电视抢先报导了坠机新闻。遇难者亲属哗然,怀疑当局有意隐瞒真相。

 

村民开始兜售遇难者遗物

与此同时,新加坡各媒体开始飞往巨港进行采访。第一批新加坡摄影记者在19日当晚就抵达穆西河了。有些记者在现场绕了几圈后悄悄给自己熟络的政府官员打电话,说在穆西河畔看到有些村民捞到了一些从飞机上撒下来遇难者的物品,并开始兜售。

记者甚至还说看到有些村民张晒的渔网上遗留了一些人体断肢,建议官员在带领亲属到现场视察时千万要避开这些地方,以免给他们太大的打击。2030时,印尼方面证实MI185客机已坠入苏门答腊岛南部巨港市以北56公里的穆西河中。2035时,新加坡武装部队派出一架福克50海事巡逻机,前往出事地点进行拯救工作。过后,相继派出两架超级美洲豹直升机、两艘导弹炮艇、一艘登陆舰、一艘猎雷艇和一架大力士C130运输机飞往现场。

 

客机是否被人破坏?

2130时,新加坡民航局人事与公关司长陈益召开记者会,公布飞机失事的消息。

 

2230时,交通部长马宝山会见搭客亲属,让他们了解事件的最新发展。

 

午夜0015时,马宝山举行记者会。他在会上强调,失事的MI185客机机龄只有10个月,机师经验丰富,在失事时,当地天气和地形情况都很良好,他对失事感到不解,并指示当局组成特别小组,对坠机事件展开彻底的调查。

 

对于记者怀疑客机遭人破坏的提问,马宝山说在未真正了解真相前,不愿作任何猜测;并表示当务之急是尽力展开拯救工作。同时,马宝山也透露他已同印尼交通部长通话,并得到印尼中央政府的全力支持与合作。

 

12月20日1000时,胜安航空安排两架737客机,将232名MI185搭客与机组人员亲属送往巨港现场。

 

12月22日,印尼总统苏哈多写信向新加坡总理表示已指示省政府及当地民众给予新加坡全力支持。

 

连断体残肢捞得到的也没有多少

坠机当晚,民航局在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二搭客大厦成立了亲属安顿中心,定时向亲属发布最新消息。然而,令工作人员为难的是,巨港方面断断续续传来的都是些坏消息。拯救工作完全没有进展。别说是活人,连断体残肢捞得到的也没有多少。

(图源:NTSB报告,印尼潜水员在打捞。)

 

亲属和媒体开始怨声载道,抱怨政府效率太差。有些甚至要求新加坡政府接管拯救工作,并派出大批军舰到巨港主持拯救工作。

12月20日,有消息传出,说印尼搜寻者已在河床的烂泥上找到了断裂的主机舱,相信有不少人困在里面。消息还指出,由于主机舱斜插入河床,舱内可能形成空气团,所以很可能还会有生还者受困在里面。

 

一些国内外媒体抢先报道了这个消息。这些报道无疑给许多忧心忡忡的遇难者亲属打了记强心针,他们顿时又充满了期望。但是,民航局的危机处理中心却不发布这个消息。

 

胜安不久后宣布取消MI185编号,重新给往来新加坡和雅加达的航班编号。

 

安排亲属视察穆西河现场

12月21日,亲属陆续抵达巨港。巨港虽是印尼的第三大城市,但是并没有国际机场。这时数以百计的新加坡人一涌而入,临时设立的移民与检疫关卡顿时手忙脚乱。

 

在穆西河现场,亲属上了胜安安排的客船视察。可是,他们看到的只是三五成群的小船,河面上静悄悄的,没看到什么大型拯救活动。这与他们原本想象的有军舰、直升机直接参与的大场面显然大大不同。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那些小船全是印尼海军的船只,河面上看不到活动,但在水中却有不少潜水员在搜寻、打捞。结果亲属又是一阵臭骂,硬是要新加坡政府马上把新加坡军舰驶入穆西河,马上接管拯救工作。新加坡军舰怎能随便驶入印尼水域呢?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河泥厚积,鳄鱼出没

许多亲属事后向胜安人员表示,他们想象中的穆西河充其量跟新加坡河的样子差不多,因此很不相信拯救竟如此困难。

 

如今他们亲身来到了河上,亲眼见到河面广阔、河水污浊、水流湍急、河泥厚积,且有鳄鱼出没,这才体会到拯救工作的危险,也开始意识到,飞机乘客要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生还,根本是个奇迹。

(图源:NTSB报告,河里捞起的残骸。)

 

在接受亲人已逝的事实后,一些亲属便开始离开巨港。在他们的班机抵新之前,机场有关人员已经着手安排。职员忙着摆放桌椅,近10名辅导员和医生也到场协助,警方则开始把第二搭客大厦的B停车场围起来,好让亲属能够不受外人干扰下直接登上车子,并且安排他们从不同的出口尽快离开。

 

希望破灭

12月21日,马宝山召开记者会,说:“今天的搜寻工作并不顺利,我本来希望有所突破,结果是相当令人失望… 我必须说的是,我们多少已放弃可能找到生还者的希望。”他表示,经过三天马不停蹄的努力,拯救人员还没有发现生还者,因此,接下来要寻获生还者的机会是十分渺茫的。尽管如此,新加坡和印尼的拯救人员还是继续加紧搜寻和拯救工作。         马宝山说,当局只能谨慎从事,不可以发布未经证实的新闻。他举例说,日前有消息传出,指可能有生还者受困在主机舱内,当局并没有加以发布。很可惜的,有些报章抢先报道了,提高了许多亲属的期望。但是,这些希望很快就粉碎了。被误以为是机舱的残骸,原来只是机舱的一片仪器板。据了解,最先传出消息的印尼当局后来澄清说,由于河水极为浑浊,潜水员在黑暗中只能摸索,才会产生误解。

 

尽快查明遗体身份

12月22日,交通部长马宝山和新航集团主席、前外交部长丹那巴南前往巨港,亲自监督搜寻工作,慰问罹难者亲属。

 

23日,丹那巴南返新,在樟宜机场举行记者会,向遇难者亲属道歉。同时,他说当前急务是寻获遇难者尸体并查明其身份,好让亲属能够把尸体领回去,入土为安。

 

胜安和民航局也安排了新加坡海军潜水部队长官庄豪杰中校向记者讲述巨港现场的情形。他着重说明情况恶劣,不但河水湍急,能见度也非常低,潜水员伸手也不见自己的手指。

 

遇难者亲属开始失去耐心。其中一名搭客李明楠的妹妹李淑真向记者说:“我们都知道机会很渺茫了,但是这个时候除了等奇迹出现我们还能怎么样?只想告诉有关当局,出事原因不重要,别忙着找黑箱了,能不能加紧把人给找出来?是死是活终究也给我们个交代吧…”

 

12月24日,在巨港的罹难者亲属因为印尼方面拒绝让他们观看罹难者的物品而大发雷霆。调查团主席迪南教授日前原本答应让罹难者亲属观看捞获的物品,但后来因为这些物品全被军方扣留而无法实现承诺。有些绝望的亲属觉得留在巨港也没有什么意义,便陆续返回新加坡。

 

机长曾两次死里逃生

MI185机长朱卫民曾是新加坡空军部队“黑骑士”(Black Knights)特技飞行表演中队的成员。只有表现十分突出,拥有至少1000小时飞行经验的机师才有资格获选为成员;而朱卫民在“黑骑士”中队期间,出任的是飞行指挥官,负责驾驶第5号单机。在18年的正规军人生涯中,朱卫民曾两度死里逃生。1979年12月19日,即MI185空难整整18年前,他和四名同僚被派到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受训。他的四名同僚在战斗机起飞不久后,因天气恶劣及视线模糊,不幸撞上山头,全部罹难。朱卫民的战斗机则在起飞时撞到一只小鸟,被迫折返基地,却因此侥幸逃过劫数。         

1986年,他和一名同僚在新加坡领空进行例常训练时,飞机发生技术故障往下坠,他们及时弹出机舱,成功逃生。

 

驾驶舱录音器和飞行记录器

在一分钟内相继停止作

胜安空难发生后,在国际间流传了许多有关肇事起因的说法。其中,“机长自杀说”似乎逐渐被人接受。

早在1998年2月16日,美国《航空周刊》与西澳报章在网际网络上发表文章,指出机长朱卫民面对财务与事业上的困难,可能因此故意坠机自杀。

同月23日,《航空周刊》继续在网际网络上发表文章,认为MI185空难是“非法人为干预”造成的。报道指出,在坠机前,有人在飞机上动手脚,造成飞机笔直下坠。
 

报道说,驾驶舱录音器和飞行记录器在一分钟内相继停止运作,这时并没有电流中断的迹象,飞机还顺利航行。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仪器的电路板被人强行拉掉,切断电流。

根据种种迹象推测,推测出手干预飞行、导致飞机坠毁的就是机长朱卫民。

 

8月17日,《航空周刊》再次发表网络文章。这次引述了《悉尼早报》的报道,说朱卫民因为欠下170万美元的赌债,面对财务困难,在MI185起飞一个星期前曾购买300万美元的巨额保险。

 

1999年2月8日,《航空周刊》在网际网络上发表文章,指出根据印尼、新加坡和美国三地的电脑模拟试验,说明只有在受人直接动手干预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MI185客机坠毁时直线下坠的情况。

 

同年5月25日,印尼空难调查署致信给罹难者亲属,向他们汇报调查工作的最新进展。

 

媒体:机长负债300万新元

6月14日,《航空周刊》在网际网络上发表新闻,引述印尼方面的调查成果,说朱卫民一共负债300万新元。他拥有达340万新元的巨额保险;其中据说有个100万新元的房屋抵押保险是坠机当天批准的。同时,报告指出,朱卫民曾因纪律问题遭胜安降职。他与其他机师的关系也不好。就在坠机前三天,据说有名机师以朱卫民危险飞行为由向胜安辞职,而坠机当天早上朱卫民向胜安做了解释。

 

7月19日,《航空周刊》在网际网络上发表新闻,再次引述印尼方面的调查成果,详细叙述了事发前驾驶舱内正副机长的谈话。

 

报道说调查人员相信朱卫民可能在坠机前9分钟利用身体掩蔽,拔掉身后的座舱录音器电源。7分钟后,他把飞行记录器的电源也拔掉了。2分钟后,飞机就坠毁在穆西河上。由于飞行记录器已失效了,飞机坠落时的情况完全没有记录下来。

 

7月25日,胜安总经理麦瑞华致信给罹难者亲属,表示“对于人为干预可能是一个导因而牵连的问题,胜安感到非常关注。”但是,胜安强调,“这并非最后的调查报告,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个可能导因,推测为最终的调查结果。”

 

然而,麦瑞华一再强调,关于机长面对经济问题和有人调动水平尾翼的说法,胜安也是读了调查署的报告才首次听说的。他同时保证,“胜安客机有足够的保险保障,有能力给予所有亲属合理的赔偿。”

 

针对朱卫民屡次犯错却没有被令停职,麦瑞华指出,胜安详细调查了他的三次过错,认为这些过错虽然违反规定,但没有影响飞行安全,因此没有充分理由停止他飞行。

 

可是,罹难者亲属对此大表不满。MI185亲属联会副会长黄志毅坚决地向记者说:“相反的,我们感到非常悲痛。他们竟还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表示有信心。”

 

亲属认为种种迹象显示机师存有很大的问题,甚至因违反纪律已被胜安降职,可是胜安还继续允许他飞行。他们也说,外国媒体已多次报道了空难与人为因素有关,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调查团到现在才发表这样的报告。

 

同日傍晚,空难调查署在新加坡的受委代表就胜安事件正式向警方报案。警方也证实,将与印尼方面密切合作,以确定是否有证据证明这起空难涉及刑事行为。

 

8月26日,印尼空难调查署再次致信给罹难者亲属,针对MI185驾驶舱内临坠机前一刻所发生的事作了较详细的报道。报告首先指出当局已经向本地金融机构索取飞行人员的所有财务记录,显示朱卫民的确面对财政困难。

 

报道也指出,飞机的升降控制被正副机长其中一人动手调整,使飞机急速往下坠。同时,为了毁灭证据,驾驶舱录音器也被人强行关掉。最后几秒的录音显示朱卫民正准备离开驾驶舱。而这些发现在一年前早已在网际网络上传遍了。

 

同日,胜安发表文告,证实接到印尼空难调查署的最新报告,知道朱卫民在事发时面对财务困难,以及有人曾调动飞机的水平尾翼,造成飞机直线下坠。同时,胜安表示:“如果调查的最后结果,确定人为因素是肇因,胜安将和世界各地的航空人士一样,深感难过和震惊。”

 

罹难者亲属大表愤怒。亲属联会会长大卫.比弗斯说:“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人为造成空难的传言已经传了一年半,我真的不相信他们到现在才向罹难者亲属透露这些消息。这可不是等闲之事,现在讲的是集体谋杀。”

 

他还说,为什么国际报章早在很久以前就报道了那么多“现在被证实的事实”,而胜安情愿保持沉默。许多罹难者亲属也开始考虑向胜安采取法律行动。亲属们也把一封信寄给交通部政务次长雅国博士,并把副本交到总理公署。他们在信中表达了希望早日查清空难真相的意愿。

 

胜安在文告中也表示新航在坠机后曾对胜安的全部工作程序进行了彻底的检讨,结果发现胜安的作业程序和制度健全,并且符合新加坡的管制条例和国际民航业的规范程序。它也表示对本身的工作程序“有绝对的信心”,并表明胜安在聘用和管理朱卫民上没有出现疏忽。

 

同时,交通部澄清民航局批准机师驾驶飞机的程序完全符合国际标准,而MI185的正副机师都符合有关要求。文告也指出,在空难发生前,由于朱卫民所涉及的违例事件并没有违反安全条例,胜安根据国际准则并没有向民航局报告,于是民航局没有向朱卫民采取行动。罹难者亲属闻讯又是一阵哗然。

 

作为一家区域航空公司,胜安对罹难者亲属的赔偿顶限是每名罹难者7万5000美元。但基于罹难者亲属对此不满,胜安在1999年初决定把赔偿数额提高至14万美元,可是只有26家人陆续接受。到了1999年11月底,胜安把赔偿额提高到19万5000美元,另外20家人也接受了。其他的亲属则不愿意接受胜安的赔偿,宁可保留在将来真相水落石出时、向法庭起诉胜安航空公司的权利。

 

由于空难发生在印尼,调查工作由印尼主导。

 

2000年11月,美国向印尼提交报告,说飞机本身不存在技术问题,飞机之所以笔直栽进河里,有证据显示事故起因是人为操纵飞行导致,很可能是机长本人。

 

2000年12月,印尼发布报告,推翻美方意见,结论为由于证据不足,事故起因无法断定。

 



推荐 22